“世界工廠”東莞遭受疫情之劫,那些外來的打工者還好嗎?

  • A+
摘要

吳桂春已經在新的崗位工作一周了。這位現年54歲,只有小學學歷的外來務工者,此前在東莞打工17年,疫情后從湖北老家回到東莞求職無果,在曾經看書12年的東莞圖書館留

吳桂春已在新的崗位工作1周了。這位現年54歲,只有小學學歷的外來務工者,此前在東莞打工17年,疫情后從湖北老家回到東莞求職無果,在曾看書12年的東莞圖書館留下百字感慨,感動無數網民。

“世界工廠”東莞遭受疫情之劫,那些外來的打工者還好嗎?【浮生財記】由騰訊新聞與優良媒體聯合出品,真實記錄大時期下普通人的財富故事。

作者:劉文杰

7月3日,東莞景湖花園小區里,身穿綠色工作服的吳桂春拿著水管,給綠化區植物澆水。時值11點,再過會兒,他就可以短暫結束工作,到食堂吃午餐了。

吳桂春已在新的崗位工作1周了。這位現年54歲,只有小學學歷的外來務工者,此前在東莞打工17年,疫情后從湖北老家回到東莞求職無果,在曾看書12年的東莞圖書館留下百字感慨,感動無數網民。

在東莞市人社局的牽線下,吳桂春通過企業面試,成為物業管理公司綠化養護人員,繼續留在東莞。曾在各大媒體“霸屏”的吳桂春,生活回歸平靜,在新的工作崗位上埋頭苦干,回饋這座城。

這樣的工作身影,在小區里其實不特別,在東莞更不算顯眼。

“不知道他去不去圖書館,只知道他叫吳桂春。”在小區門衛的眼里,吳桂春只是普通打工仔,每天小區、食堂、宿舍,3點1線。能1眼認出只因他是新來的,否則也難從這些一樣穿著綠色工服的人中認出,誰是“網紅民工”吳桂春。

制造業發達、工廠遍地的東莞,被視為“最好打工城市”,向來是外來務工者的首選。

根據百度遷徙數據和交通部統計數據顯示,2020年春節前人口凈流出/遷入范圍城市排行中,東莞排名全國第2,遷出人口高達809萬。聯通大數據所發布的《2019年聯通春節大數據報告》顯示,2019年春節期間,東莞以41.8%的人口流出率成為全國第1空城。

在東莞,無數“吳桂春們”來來去去。有的打工者,以1技之長被這座城留下了,也有的受困于現實,無奈告別。

“老東莞”辭職

吳晴掰了掰手指頭,對時期周報記者說,“這是我來東莞的第10個年頭了。”

2010年,吳晴從老家湖南踏上火車南下打工,東莞是目的地。之所以選擇東莞,是由于她聽過“東莞塞車,全球缺貨”的說法。“制造業多,意味著工廠多,打工機會多。”

在東莞,工廠確切數以萬計。截至今年5月末,東莞全市實有各類市場主體127.84萬戶,其中企業58.73萬戶,同比增長11.3%,環比增長1.3%。其中,工業企業超18萬家,范圍以上工業企業超1萬家,高新技術企業達6200家。

吳晴打工的地方是1家制衣廠,專門做衣服和皮包。“正常運作的時候有100來人。”她認為這算得上是中型制造廠。每天經過她手的產品,沿著長長的傳送帶運輸到世界各個地方。

如此重復但穩定的生活在今年有了變化。“工廠現在只有30多個人了。”吳晴講道。員工驟減的緣由,她只簡單吐出兩個字:“裁員。”

東莞市商務局數據顯示,東莞出口總額在全國各大城市中排名第4位,分別占全國的5%和全省的19.9%。其中,美國和歐盟是東莞位居前3的重要貿易火伴,2019年出口美國占19.5%,出口歐盟占18.7%。

疫情影響,這座“世界工廠”的對外貿易確切1度踩下剎車。東莞市商務局局長蔡康曾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今年1季度,東莞市全市外貿進出口2502億元,同比減少14.3%。其中,出口1495.3億元,減少13.3%。

吳晴工作的地方在東莞橫瀝鎮,曾入選2019年全國綜合實力千強鎮78位。

“無班可加了。”6月27日,吳晴決定從這家工作了10年工廠辭職。35歲的她在東莞度過了10年,算得上是老東莞了。她原以為自己能在這里定居,成為真實的東莞人。

至于未來,吳晴還沒有想好。“不會做農活啊,回家能干甚么?”她和和老公租住在東莞1室1廳的房子里,習慣了廣東生活。

鞋廠:只招臨時工

東莞厚街是全國著名的鞋廠、家具廠、皮具廠聚集地。吳桂春曾工作過的鞋廠,就在這附近。據媒體報導,因疫情影響,他所在的鞋廠暫時停工,無奈之下才選擇回鄉。

7月3日,時期周報記者訪問厚街鎮寮廈村發現,工業區偶有幾輛貨車駛過,長長的街道其實不見幾個行人,物流園也略顯冷清。時期周報記者途經了5家工廠與1處科技園(園區內有6家廠),發現只有1家工廠門口貼有招聘臨時工的信息。

“不招長時間(1年及以上)普工了。”鞋廠工作人員告知時期周報記者,過去工廠有400多人,現在只有100多人了。“這100多人都還得去外面找臨時工做,現在工廠1個月只能上10來天班。”他說,工廠從3月開始處于半運作半休息的狀態,總是干兩天就通知放假、休息。

旁邊的工作人員悄悄吩咐了1句,“不要再找長時間的(普工工作)了,沒定單可做,還是找臨時的比較實際。”

工廠園區變得安靜了,為園區配套的商業區也有點落漠。

康樂南路是厚街鎮的中心商業區,也是厚街休閑文娛最繁華的地段。在時期周報記者訪問當天,這里人流其實不多。

“生意沒之前好,從5月那會開始的。”路邊小吃店老板告知時期周報記者,之前店里的小吃賣到下午1兩點就售空了,現在56點都賣不完。對面的服裝店也如此,1天都沒看見幾個顧客進去。

空闊的商業街,店員都變得格外積極,站在店門口熱忱約請路人進店走走。摩的師傅來回轉游招攬生意,見行人就招呼。繁華街面背后的城中村,各處自建房貼上租房小廣告,時期周報記者隨便走進1家詢問,都有空房隨便挑選。

高要求帶來高收入

在工廠工作過的人都知道,要想生活過得好,都得靠加班。

“每天工作12個小時是常態,偶爾也需要工作13.5個小時。”吳晴說,漲工資之前每小時加班費6元,后來才漲到了8元。不忙的時候,1個月能有兩天休息,但忙的時候就1天也沒有。廠里有不分晝夜拼命加班的人,工資能到達4000元左右。

在吳晴看來,在工廠上班就像是螺絲釘,只要工廠有需要,就得不限時間地工作。工作時間長,工資待遇低,這家工廠逐步老齡化。“年輕的能走都走了。”吳晴說,即便工廠能提高工資待遇招到年輕人,他們也很難做得久長。

不但是工廠,東莞也知道傳統低端制造、代加工貿易不是久長之計。最近幾年,東莞正在上演1場從產業價值鏈中低端向中高端爬升的工業革命,推動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。傳統制造企業也不再是簡單人手制造,機器人、大數據進而代之,對人員技能要求亦有所提升。

如今在疫情影響之下,學歷、年齡逐步變成工廠招工的硬門坎。

時期周報記者在招聘網站輸入關鍵詞“普工”,定位東莞,設置為“小學學歷”,搜索結果顯示“無”。而挑選條件設置為“普工(全文) 東莞 服裝/紡織/皮革 初中及以下”,也僅顯示出10條招聘信息。

年齡也是1項沒法忽視的門坎。時期周報記者訪問寮廈工廠時發現,招聘要求均限制在18⑷7歲。招聘網站上的招聘信息顯示,應聘者年齡要求多在45歲以下,有些乃至將上限降至35歲。若想選擇待遇更佳的,還需具有相應工作經驗,招聘網站上月薪5000元以上的工作崗位,都要求工作經驗1年及以上。

但打工者未必都能滿足要求。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《2019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》,我國農民工平均年齡40.8歲。其中,50歲以上農民工所占比重為24.6%,比上年提高2.2個百分點,近5年來占比逐年提高。在全部農民工中,小學文化程度占15.3%,初中文化程度占56%,高中文化程度占16.6%。

如吳桂春,2003年初次到東莞,就因年齡偏大,加上文化水平不高,難以在大工廠找到工作,因而選擇用工靈活的制鞋作坊上班。每一年春節后,他就從老家返回東莞,找1家愿意接收他這個大齡人員的制鞋作坊。

“想去考個大專,再進修1下吧。”吳晴也明白,自己只有初中學歷,本來選擇就不多。她也知道,越是在這樣的窘境中,越是要努力求變。

28歲高中學歷的張志也許是打工者的樣本。7月1日,他接受時期周報記者采訪時說,去年7月在朋友介紹之下,他從蘇州來到東莞。通過了3輪面試,還做了與公務員相同項目的入職體檢,才拿下某手機工廠預加工組裝環節的工作。

與錄取的艱巨成正比的,是工資的翻倍。“基本工資4900元,加班1小時40元。”張志說,在這里上班1個月能拿8000多元,好的時候上萬元也不是問題。這對上1份月薪只有4000多元的他來講,是1份難得的好工作。

再找工作也不難

但張志也要轉行了。“5月底開始,突然沒班加了。”不多久,他就接到勞務派遣公司的通知,表示不再續簽新的勞務合同,且沒有任何理由。

去年同批進來的工友都不獲續簽,“有些大專學歷的都不簽了。”比自己優秀的人都難逃此“劫”,張志覺得有點不可思議。雖然沒有明說緣由,但他與工友都心知肚明,“大部份定單都是國外的。”他說,年后定單尚有存量,但進入下半年,定單在哪,怕是廠家自己都不知道。

如今,張志開始留意新的工作。“對面電子廠也在招人,從我們這邊出去的都很搶手,但工資沒有之前高。”他聽說體育用品制造業行情不錯,雖然工資可能沒這邊高,但是再找工作應當也不難。之前就看過很多體育用品工廠招聘,都寫著定單充足,需要多名工人,且不限男女。“目前談了1家專門做塑膠跑道的工廠,在溝通細節。”

東莞各項指標表明,經濟正在復蘇。根據東莞方面向時期周報提供的信息顯示, 6月1日⑵7日,東莞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5.0%;工業用電量同比增長3.3%;全市固定資產投資預計上半年同比增長5%;全市重大項目完成投資預計上半年同比增長29%;6月份單月全市進出口總額預計同比增長5%。

作為外來人口大市,東莞著力將外來務工群體納入市內公共就業服務體系。 “今年將在原來1.63億元市級財政專項資金基礎上,新增1.25億元,實行2.0版‘促就業9條‘。”東莞市人社局副局長吳柏安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將深入推動“技能人材之都”建設,力爭今年完成30萬人的學歷技能素質提升,讓勞動者長技能、好就業。

張志決定暫時留在東莞。“東莞是1座合適打工的城市。”至于未來是不是要定居,他說不敢想,房價和物價都太高。“想掙點錢回家買個房,結婚生孩子。”談及未來的生活,張志的樂觀1如既往,“只要肯努力,1切都會好。”

被東莞留下的吳桂春有了新的“職務”:東莞市職工書屋公益代言人。7月4日,吳桂春接過“聘書”后說,“現在的東莞變得更加文明開放,是發展很快的城市。”被1封留言改變了人生,從失業者到找到新崗位,吳桂春直言“這是沒想到的事”。“接下來要把這份來之不容易的工作做好,繼續努力學習,實際行動回報社會各界的關注。“

吳晴在最近的發展計劃里,把東莞放進了人生坐標。“今年開始,計劃在東莞定下來了。”路雖然難走,但她認為辭職去考試,就是自己踏出原地的第1步。

(應采訪對象要求,文中的吳晴、張志均為化名)